天野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

午休时分光线稀散而画意蓬勃
吊一圆镜于头前于昏暗中肖像
哪知自己竟不觉对自己睁目而视
目光似是渴望凝成半百斤重的枪戟雕刻肌肤
右边窗户印刻出方形的冷光贴于眼球表面
我趁着势头大力描绘
仍难以把这重戟舞好

评论

热度(4)